梅花香自苦寒来

来源:未知 作者:郑发祥 点击:

梅花香自苦寒来

 

来源《美州时报》200383095日报道

 

 

郑发祥从小就酷爱绘画。也许是上天注定他一生就要画梅花,19835月,已展现多才多艺的郑发祥被破格抽调到政府机关当专职宣传员,有一天他的启老师、老画家林葆生把他介绍给了福州画院专攻梅花的名画家章友芝,他被章友芝收为入室弟子。

    他画起梅来有如神助,“梅道人”的雅号也不胫而走。他画的梅不仅令收藏家喜爱,而且引起前辈艺术大师,如刘海粟、吴作人、董寿平、启功、刘开渠、白雪石、沈鹏等人的高度评价。

  他笔下灿若云霞的红梅,既通过枝梢表现梅所特有的清拔性,同时又以含苞或怒放洋溢的蓬勃生气,表达内心强烈的感情。他笔下的梅画面以密取胜,密而不乱,繁而有韵,其立干如龙,劲似铁。发梢如箭,短如戟。须知,梅干如龙极不容易,画时必须弯曲有力,用笔多转折,或以飞白出之。要劲也不易做到,画时笔须顿挫得宜,使转有方,画出各种奇绝的神态,既要象龙,又要象树干,还要烘托以雪、月、风、烟种种,显以扬补之的“披烟带雾”之法。此外,如何使千蕊万朵,含笑盈枝,秀度陵风,占满画幅与老粗枝干相辅相生,相映成趣,相映生辉,的确又非一般写家可以为之。

    自古以来,梅花的丰神和风骨,使人对其产生无限珍爱的感情。郑发祥广泛汲取古人的画梅技法,并使之发扬光大。如元四家中的吴镇和倪瓒亦是画梅高手,近世画梅大家吴昌硕对富於出世之姿的能在冰霜之中一枝独放,发出缕缕寒香的梅花尤其寄与无限深情,吴昌硕三十岁开始学画画时,就喜爱梅花,直到晚年,梅花仍是他画得最多的一个题材。他知道,要了解梅花,必须以梅为友,到生活中去观察和体验、他在回应梅花的召唤,他要阅尽天下梅花的秀色风姿。在成都,他目睹那片“二十里中秀不断,青羊宫到浣花溪”的梅花世界。在苏州,他观瞻了被人誉为“香雪海”的邓尉梅花。他的足迹深印在吴锡的梅园,南京的梅花山上。在杭州最大的赏梅圣地“灵峰探梅”园中,他更了解到不同习性,脾气、形貌的朱砂梅、龙游梅、果梅、垂枝梅、绿萼梅等等,好一个梅的大家族,让他这位“梅道人”搜尽她们的精、气,神。经过对梅花的实地考察,他发现了梅在构图上的一些特点:梅在红霞紫烟中格外传神,梅在月色细雨里格外迷人。梅若依石而立,则尤显高清芳姿。梅若傍水而植,则更为潇洒清丽。

郑发祥的书法、篆刻均有佳作,尤其是他极富独创意识的隶篆,古朴苍劲,厚重雄挥。他在绘画领域,在山水、人物、花鸟上均有深厚功力,但对梅花则是情有独锺,他认为梅花是花非花,她是一种天地化育的神奇灵木,是中华民族精魂的显现和象徵。梅花傲霜斗雪,不娇不媚,自强自爱,表现了中国文化的传统精神,他要把这种荡气回肠的精神,融於炉火纯青的笔墨意境之中    1988年,郑发祥应邀赴日本东京“艺宫山本株式会社”举办个人画展,他的梅花在东瀛引起轰动,许多日本收藏家纷纷抢购他的梅花,仅富士电视台的上野邦治先生一个人就收藏了他的15幅展品。1989年冬,郑发祥谢绝山本会社总经理田山崎子的执意挽留,毅然回到生养他的家乡。

19905月,郑发祥以长卷巨幅梅花图《春潮》和《只把春来报》为主题,在广州举行《花城春梅展》,观者如潮。

    19908月的一个晚上,郑发样拜访著名书法家启功教授,启功教授看了郑发祥画的梅花后,赞叹不已,他说:“我看过很多人画梅花,有的只是在画水圈圈,你画的梅花有独特的风格”。

    艺术大师吴作人说:“你这么刻苦,我们很欣慰,你会成为佼佼者!“艺术大师董寿平对郑发祥说:“你画的梅花已经画的很好了,但你不要骄傲,要继续努力。”书法大家沈鹏来信:“看了你的梅花,让我常思念,我希望求你的一幅小品,以作纪念,谢谢你!”一代宗师刘海粟在得知人民美术出版社要为郑发祥出版梅花书画集时,特地为郑发祥题写了书名。

    1991125,中国书画艺术人才研究会,中央美术学院、徐悲鸿画室在北京中国美术馆联合举办“郑发祥百梅图展”,由徐悲鸿人人廖静文女士为画展题写展名,中央美术学院院长靳尚谊教授题词致贺,全国政协副主席程思远主持开幕剪彩,画展吸引了大批观众,一时成为京城盛事。

    郑发祥画梅深受王冕、金冬心等人的影响,他曾在中央美术学院学过油画,他画梅花材质虽也用的是宣纸水墨,但技法却常用西方的,他曾在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观摹。他笔下的梅花,重色彩,满构图,讲究气韵生动,善用西方油画的透视及色彩变化,既有水彩画的特色,又融合了版画、油画的元素,而且最重要的是,他让笔下的梅花注人了新时代的人文精神。

 

 

 

 

   收藏於中国国家文物局的《冰魂皓态古今颂》和天安门城楼的巨幅梅花图《国香赞》以及十几幅丈二大型梅花巨作均被国家文物单位收藏展出,作品堪称其以梅为题材的代表作。其中梅的躯干犹如苍龙出世,梅枝宛若山川纵横,锦簇的花团生机盎然,辉映著时代风采,中华民族的伟大精神尽写其间,他是用心在镂、用血在染,一片赤子之心跃然纸上,他在用燃烧自己去为作品注入鲜活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