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青梅花铸精神

--------- 记画梅花圣手郑发祥

梅是中国画传统热门题材“岁寒三友”之一。古往今来画梅者甚多,谓高手竞秀。然而被现时媒体冠以“梅圣”者,唯八闽福州长乐人郑发祥先生耳。

郑发祥,字云凌,号梅道人。先后就读于中国书画函授大学,中央美术学院、徐悲鸿画室和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部。现任中华人民共和国人事部中国人才研究会艺术家学部委员会主任、中国国际艺术家研究中心理事长。

画梅,不但要达到反映自然和表现自我的统一,而且贵在创新,自成一家。传统画梅,在表现自我方面虽然有用梅寄寓高洁、坚贞的人格美者,但大多数则用梅表现个人的幽闲、清寒和孤芳等情怀。郑发祥画梅,在结合梅的自然美特征来抒情寓意方面大胆推陈出新,独辟蹊径。他赋予梅以强大的生命气息、时代精神和中华民族的高贵品格,使梅花作品进入了反映主旋律的艺术角色。

郑发祥为了使梅作承载起新的美学使命,通过艰苦细致的实物观察感悟,将自已的理想情怀同作为艺术载体的梅的形神反复契合、交融,终于创造了一种物我统一、寓意鲜明、形象生动的崭新意象造型。

龙是中华民族的象征。画梅的干枝的技法中有“曲如龙”之说。郑发祥抓住龙梅这一艺术联系的契机,把“曲如龙”的技法加以扩张升华,将具有新时代中华民族风貌神采的巨龙形象化入整个梅的主干造型,创造出了独特的具有神威雄风的干枝艺术语言。他以梅的干枝的自然特征为基调,高于生活,夸张创意,赋予干枝松柏般的形神气势,使之格外粗壮挺拔,顶天立地,苍劲刚健,盘曲回旋,宛若巨龙升空出世,腾跃飞卷,势不可遏。几乎每幅画中的这种气势雄健的在强烈运动感的干枝,都谱出了一曲曲巨龙腾跃的雄壮交响乐。郑发祥为梅的干枝造型时,采用了没骨、骨墨 、虚实线条以及渲染等技法,强化了铁干虬枝的苍劲刚健气质。这种艺术手法,进一步突出了中华民族久经血火磨炼、不畏艰难险阻、顽强奋斗的精神品格。

郑发祥创作的梅的花朵,是一种折射时代美艳光华的新颖艺术语言。传统画梅的花朵的技法,多用简笔点垛法和圈勾法。这样画出的梅的花朵形态虽然不乏简洁传神佳作,但造型却大同小异。郑发祥画梅的花朵则活用古典成语,兼收中西画风,将线条造型与水彩画、油画的技法相结合,融进方位透视、明暗质地、晕染映衬等技巧,以更丰富、更有表现力的造型艺术手法,全方位表现梅花的形貌神采。他这样画出的梅的花朵,几乎朵朵有立体感,瓣瓣绽现神采。

古人品梅,有花朵贵稀不贵繁、以疏美之说。而郑发祥画的梅的花朵,往往在画面上多层次、多方位繁盛群集。整个画面仿佛是一幅幅绚烂耀眼的彩锦,辉映着祖国繁荣昌盛的时代光华,衬托着百业俱兴、群星灿烂的改革开放之光,迸发着各族人民的蓬勃朝气与昂扬活力。重彩繁花群落间,那刚劲的干枝盘旋伸展,犹如巨龙在流霞中遨游 ,尤为雄奇壮观。

郑发祥的梅作,画面大都是全方位布置景物。如果景物中有天地山川时,梅总是处于立地接天的显眼近景位置,天地山川皆为远景,造成了一种梅为乾坤主宰的效果。他既用定点透视法,又用动点透视法,甚至突破时空限制来构图,大大拓展了有限画面的艺术容量。这样一来,他的梅作便形成一种壮干劲枝奔来眼底、溢彩繁花铺天盖地的奇特构图风格。这种构图使整个画面的景物阔大雄浑、宏伟壮观、神透形显、情意酣畅,最大限量地展示了梅花的形神美、韵律美和气质美。这种绘画的构图艺术美,正符合表现中华民族的博大襟怀、雄伟气魄的需要,正是振兴大业蓬勃发展这一重大主题的恰当的艺术表现形式。

通观郑发祥的梅作,既能领悟到梅花寓兴功能大拓展所达到的新的思想感情高度,又能引人进入与此相应的超越造化、气韵生动的梅魂胜境。有了这样的审美感受,对于郑发祥的梅作进入联合国大厦、中国驻美大使馆、英国大使馆、中国国家文物局、中国美术馆、北京天安门城楼、人民大会堂、中南海、钓鱼台国宾馆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中国民族博物馆以及海内外众多博物馆、艺术馆等收藏,便会觉得自然而然了。对于中外多种媒体专题报道郑发祥的绘事业绩并称作“梅圣”,也就会觉得名符其实了。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
中央文献出版社总编辑
郭永文

 

封 面

上一页

下一页

 
 
 
 
 
 

丹青梅花铸精神

郭永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