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梅圣手郑发祥

——偶观中央电视台艺术专题片《一剪寒梅》

叶家铮

   近年来,电视专题中有一些以画家为题材的作品,其中也不乏画梅者,但中央电视台 1993 年元月 11 日“祖国各地”栏目播出的“一剪寒梅”在短短的 10 分钟时间里以凝重的基调,舒缓的节奏,多侧面多角度刻画一位著名青年艺术家,给人以心灵的震撼。

   尤其片中的主人公——当代画梅圣手郑发祥先生,于“而立”之年,敢在万花竞开的梅林中另辟蹊径一枝独绝。其才,其勇令人振奋。

   郑发祥画梅,不论在立意上还是技法上,较之前人 ( 尤其是历代文人画 ) 都有鲜明的突破。在他笔下,一反古人借梅花抒发孤芳自赏,淡泊明志,感伤时世的思路,而是着力营造气势雄劲,生机勃发的意象。诚如他的条幅“铁石梅花气概,山川香草风流”所言,极为突出梅花内在的阳刚之美,洋溢出一股奋发进取的气韵和力量。其中尤以为国家文物局、中国美术馆、人民大会堂、天安门城楼、中南海、中国军事博物馆所绘制的春韵、国香赞、红梅赞等巨幅精品,被誉为“时代大写意”,“人格精神与绘画技法的结晶”。

   发祥画出的梅花,饱蘸浓烈的时代与个性的颂扬之情,这是赏画者所不难感受到的。

   发祥画梅之所以不同凡响,就在于他对梅花具有独特的观察,感知和审美意识。他说过:梅花体现了“万花敢向雪中出,一树独先天下春”的精神,这是人的一种品格与境界。古人笔下的梅花,往往“雅气有余而生气不足,给人一种雪压冬云之感”,而追求意境上的出新,则是他画梅的主旨。正是在这样艺术见解的指引下,我们在他的作品中看到了色彩强烈的红、蓝、绿、黄、白各异的梅花;看到了带有篆刻情致,魏碑风骨的梅花;看到了将没骨画法与骨墨混写的梅花;看到了用墨浓而润的意趣盎然的梅花以及那一系列在冰雪里独傲群芳月光下芳姿各异的梅花……总之,在技巧与技法上,他既吸取、师承了传统绘画中丰富的遗产,又不拘泥于法度,挥洒自如,处处给人以新意,给人以独特的艺术个性,真是应验了石涛大师“我之为我,自有我在”这句名言。

   郑发祥的成功绝非偶然。人才学家、社会学家、文艺心理学家可以从不同的视点作多角度的探讨。仅就他的创作道路来看,首先他身体力行“师造化”这条古训。“读万卷书,行万里路”,郑发祥在“行万里路”中,还包含着遍赏大江南北梅林的阅历。苏州的香雪海,无锡的梅园,南京的灵峰园,成都的青羊宫到浣花溪……无不留下他的足迹,更留下他的痴迷、感悟与思考。发祥戏称自己为“梅道士”,正是他以梅为友,“我”梅合一,联想妙得的生动写照。

   在师造化的同时,发祥还虔诚地拜师求艺。他先后向家乡的林葆生、章友芝两位名画家和国内名家学艺讨教,后来拜著名艺术家董寿平先生为老师博采众长,熔于一炉,使其在“而立”之年就成长为从艺术观念到创作实践都蜚声海内外的名画家。他自幼家境清寒。求学谋生坎坷,在上述种种追求过程中经历的磨砺和艰辛,自然是可以想见的。其间所揭示的成才之路及其真谛,足以发人深省。

中国传媒大学教授 叶家铮
一九九四年七月二十八日
( 转载《中华儿女》杂志第 32 期 )

封 面

上一页

下一页

 
 
 
 
 

中国传媒大学教授

叶家铮 文